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从禁鞭历程看民俗发展
  • 发布时间: 2019-09-24 16:07
1907年2月3日,天津的《大公报》,刊登了这样一条启示:“入冬以来,风干物燥,瞬届年节,竞放花爆。起花双响,高入云霄,遗火落下,贻害非小。贩卖燃放,均于禁条。特先晓俞,广为劝告,父戒其子,兄为弟导,子弟有犯,父兄枷号,倘敢故违,绝不宽饶”。这便是上个世纪鞭炮禁放的历史痕迹,这一时期的禁令并没有在大规模大范围内产生影响。因与当时的民风习俗相左,难以被群众接受,更是损害了当时烟花爆竹商人的正当利益遭受抵制,禁鞭令没有推出多久,就由禁改限不了了之。



真正具备规模影响的禁鞭应该是从1992年广州在全国率先开始推行城市禁放鞭炮,此后,全国先后有282个城市相继推出施行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相关政策规定。随着禁鞭令的实施,执法成本高昂,民众看法不一,制度强硬无法推行等弊病也渐渐凸显,使得制度的推行环境复杂,无法顺利实施。2005年北京市政府起草拟定了《北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该条例对烟花爆竹实施区域限放,全国大小城市紧跟政策步伐调整管理方式,终于打破了延续了十几年的禁放僵局。



从烟花爆竹限禁放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政策法规的完整是执行与反执行之间相互博弈的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及国民经济水平的提升,民众慢慢体现出对情感的需求及文化情怀的追逐。日益增强的国力和逐渐提升的国际地位,让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开始回归。民众开始寻找世代绵延的传统文明与优质富足的现代生活的平衡点,社会文明、民众素质作为其中的调味剂慢慢成为有力的推行条件,激发了国人独有的自豪感及归属感,这也就不难理解近年来烟花爆竹、汉服文化、传统技艺逐渐开始融入民众生活的重要原因。



烟花爆竹的限放可以更好的推行合理规范化的花炮产品使用,对比政策执行前后,通过规范化的手段为企业提出了要求,也在一定范围内保护了民众的情感,在安全、环保等领域取得了一些成果,同时突出了政府执政能力水平的提升,强化了政府的社会管理职能。
作为花炮企业,我们应该正确看待自身行业的社会基础,市场是烟花爆竹的集散地,是做好烟花爆竹规范生产流通注重的环节之一。只有严控市场的流通,才能杜绝违规现象的发生,营造“竞争有序、合符规范、公开透明”的烟花爆竹流通市场,消灭安全隐患,为烟花爆竹正名。



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俗语说要消灭一个国家,就要先消灭它的文化,文化是它的根。文化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一直影响着人类的思考及行为方式,烟花爆竹是祖先智慧的结晶,是文化的产物。传统文化的改变绝不是转移或者消除,而是发展与创新,才能在子子孙孙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向世人展示着有中国味道的民族元素。



来源:福建省烟花爆竹行业协会


上一篇:上栗县举办烟花爆竹运输车辆变更信息业务培训 下一篇:关于烟花生产、批发单位登录全国烟花爆竹流向管理信息系统进行许可证信息填报的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