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2020年烟花爆竹产业的问题以及解决建议
  • 发布时间: 2020-02-20 15:34

过去的2019年,烟花爆竹产业已经遭受到了重大打击,一方面受环保、安全、全球经济低迷影响,内销出口齐降;另一方面受重大事故影响,企业、政府的士气和信心都受到极大挫败。加上2020年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可以说2020年多数烟花爆竹企业都不得不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了,因此如何安全度过2020年应该是大多数企业老板思考的问题。疫情闭关期间,我就烟花爆竹企业、产业所面临的问题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总结并为之思考解决方案,下面抛砖引玉,希望对各位烟花爆竹从业者有所裨益。

 

一、债务问题相关

债务问题在烟花爆竹企业表现方式主要是:资产负债率高、综合利率高(含民间借贷)、资产再利用难度大。由于烟花爆竹产业发展和下滑的转折速度太快,加上烟花爆竹换证“三年一整改”问题,导致多数企业主花费巨款投资的固定资产难以通过生产销售产生利润来弥补;加上民营企业最显著的民间借贷数量多的特点,部分烟花爆竹企业民间借贷数量大,利息高;同时由于烟花爆竹特殊的生产特点,使得烟花爆竹企业一旦发生破产,其固定资产的再利用难度大。对于以上问题,我认为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来解决。

1. 企业主主动寻求债转股或协商降息。对于民间借贷体量大,数额高,利息高的烟花爆竹企业主,主动寻求“债转股”或者协商降息是必由之路。如果任其发展,生产企业的利润将尽数被利息收割,形成负利润然后依靠继续借贷来偿还债务,俗称“拆东墙补西墙”。当前部分烟花爆竹企业主碍于所谓面子、名声,不愿意去寻求债转股等实际上是大错特错,对于有意愿进行发展的烟花爆竹企业主,一定需要放弃面子,主动跟债主进行协商,要么“债转股”通过出售股份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要么协商降息,将民间借贷利息控制在“月息一分”整体利率控制在“年息一角”左右。只有这样,企业才能稳定的进行运转,保证生存能力。

2. 政企联动,降级保证。对于某些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而言,一本《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价值可能比其工厂资产价值更高。而在这些企业里面,有一部分是经营情况尚可,但受地势、地形、周边环节等因素限制而无力整改换发新证的。对于这一类企业,地方政府和企业应该采取联动机制,主动寻求“降级保证”。确保这些经营情况尚可,为地方就业和纳税能出力的企业不因为客观因素而被淘汰。

3. 政策性鼓励资方入驻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对于地方政府而言,烟花爆竹企业一旦出现运营危机,就会出现工资难以兑付的民生问题;以及资产闲置浪费的经济问题,因此对于地方政府而言,烟花爆竹企业的经营债务问题实际上是民生和稳定的问题。因此对于政府而言,应该引入相应政策,鼓励资方入驻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资方可以是烟花爆竹经销商(外贸公司),可以是有意愿进行创新的外来资本,同样可以是其他大型烟花爆竹企业集团。对于有资方愿意入股、兼并收购等方式盘活生产企业的,可以通过税收、财政奖励、定向协助更改安全生产许可证范围来推动。帮助优质资产得到盘活,未雨绸缪的解决可能出现的民生问题。

  烟花爆竹债务问题相关还可以见浅谈烟花爆竹企业资产盘活一文,该文更加详细的对烟花爆竹资产盘活进行分析。


二、安全监管相关

安全监管对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有两重作用:一、通过监管降低安全生产潜在风险;二、引导企业向更安全的生产方向走,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从12.4”事故中吸取的教训。“12.4”事故其实颠覆了以前许多烟花爆竹监管的经验和方向,因此,对于烟花爆竹生产的安全监管,我觉得需要更多的思考。

1. 取消高温假。以前的“高温假”主要是为了企业在供不应求的状态下冒着高温生产烟花爆竹而发生事故,如今陷入产能过剩时期,同时各企业都是“以销定产”的方式,加上今年由于“新型肺炎”疫情的影响,导致多数企业无法按时开工,如果继续放2个月高温假,就会出现高温假后出口企业为了追单而加班生产的情况,对烟花爆竹安全生产极为不利。取消“高温假”,改为晚上作业,白天休息的工作安排,能确保烟花爆竹出口企业稳定有序的“均衡生产”,确保“催单”的现象出现,实际上就是引导企业向更安全的生产方向上走。

2. 管控产业上游,打击非法生产。对于烟花爆竹这种主要依靠“烟火药”产生作用的产品,“烟火药”原材料的质量直接影响了烟花爆竹质量和安全生产,而长久以来我们的监管部门这方面实际上是缺乏监管力度的。使用无证无照、以次充好的低价原材料存在以下问题:烟花爆竹生产安全得不到保证,万一出现事故原材料生产单位无力进行追偿;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低价购买劣质材料然后降低自身产品价格售卖,扰乱花炮产业价格,劣币驱逐良币。因此对于监管部门而言,需要强化烟花爆竹上游原材料的管理,属于化工产品名录的,一定要求《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工业品生产许可证》三证齐全;属于烟花爆竹特殊原材料的,必须要求《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齐全,确保原料生产企业能为质量负责,不给烟花爆竹安全生产介入负面影响。

3. 因厂制宜,强化现场管理。12.4”事故发生在安全监管一直忽视的工位令人吃惊,而实际上如果安监员能强化贯彻现场管理,就不会出现车间存在大量裸药药饼的问题,也就避免了安全事故。对于烟花爆竹安全生产而言,现场管理一定大于软件管理,因此烟花爆竹生产企业由于其产品特性的不同,所产生高风险工位即不同。例如发生“12.4”事故的工厂,由于其大量裸药药饼存在,他们的封装车间就是高危区域,而类似“混合包”、“电光花”等企业,由于其药物被包装隔开或者产品并不具备爆炸危险,他们的封装车间就是安全区域。因此,对于烟花爆竹安全监管而言,一定需要因厂制宜,针对不同企业的特点,强化其现场管理。工厂也应该主动自防自控,向应急管理部门告知其工厂主要危险源在哪个工区,协助部门加强管理。

事实上,对于烟花爆竹的安全监管,我们的应急部门已经做的很好了,但面对“烟火药”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玩意儿,还是应该更加谨慎,好上加好。


三、市场相关

1. 利用宣传阵地,化危为机。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全国经济会因为疫情出现一定程度的倒退,进一步加剧烟花爆竹消费市场的疲软。但是有两个机会可烟花爆竹产业可以借助其转危为安的。一方面由于疫情的出现,今年春节是历史上最压抑的一年,相对而言,全国人民都需要刺激和振奋,这其实给下一个春节积蓄了较强的爆发力;另一方面,适当燃放烟花爆竹对杀灭空气中细菌和病毒能起到作用,这一点会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接受,也给了在舆论漩涡中的烟花爆竹一些理论依据。因此,我们的产区政府一定要联合各销售地协会,打好今年烟花爆竹的舆论战,如果能借此减少禁放带来的围堵,那么今年人民积蓄的爆发力会在下一个春节爆发,烟花爆竹是有可能迎来转机的。

2. 生产经销,唇亡齿寒。春节之前,河南市场突然禁放,打了所有生产企业与经销商们一个措手不及。使得所有以河南市场为主的花炮企业可谓绝望,同时地区经销商们也束手无策。因此,河南禁放政策对于全国经销商们同样是一个提醒,生产与经销就是皮毛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此,要求我们的生产企业应该连同产区协会、政府积极的与地区协会进行合作,确保不出现“河南特色”的禁放政策。同时,积极利用舆论阵地,帮助那些本身准备禁放的城市地区打开枷锁,给彼此一条生路。

3. 开源节流,帮助企业休养生息。如上面所述,烟花爆竹如今的问题不在于客户销不销的动,而在于市场不景气。听闻今年又要举行与花炮节类似的国际花炮展览会之类的云云,深以为不可取。对于花炮产业而言,已经无法通过这类展会来争取客户,拓宽市场,因此这类展会可以说没有成效,相反,这类展会都会邀请全国各地客户前来,密集的接待使得烟花爆竹生产企业疲于奔命,雪上加霜,本就困难的经营状况更加麻烦。因此,我建议花炮产区政府除了已经成为惯性的花炮节之外,尽量避免再搞诸如机械展、国际交易会等之类的展览,帮助企业开源节流,休养生息。同时,烟花爆竹企业主们也应该认清形势,当前烟花爆竹产业的竞争已经逐步到了质量、价格上的竞争,过多的讲究排场的浪费对企业有害无益。


    对于接下来的2020年,个人是觉得烟花爆竹产业岌岌可危,也希望我们的产区政府认清烟花爆竹给地方经济带去的不可取代的作用,希望我们的经销商了解唇亡齿寒的道理,更希望我们的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主们珍惜眼前的美好,别让过去数十年的努力在2020化为泡影。



上一篇:国务院系列重大利好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下一篇: 供销抗疫|你是一道光芒,把黑暗照亮